经理人广告

银屑病生物制剂治疗渐增 然需求仍受价格压制

2019年11月09日 10:21

财联社(上海,记者 徐红)讯,今年国内银屑病生物制剂市场可谓是风起云涌。

4月1日,诺华制药率先宣布,公司旗下用于治疗中度至重度斑块状银屑病成年患者的司库奇尤单抗(俗称“苏金单抗”,商品名:可善挺)获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

6月5日,强生子公司西安杨森旗下斑块型银屑病治疗药物乌司奴单抗注射液(商品名:喜达诺)亦宣布上市。

三个月后的9月,礼来的依奇珠单抗注射液(商品名:拓咨)也加入了这个队伍,在中国获批相同的适应症。

除了前面三款进口生物制剂的接连上市外,医保支付方面也传来好消息,在今年的医保目录调整中,重组人Ⅱ型肿瘤坏死因子受体-抗体融合蛋白(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抑制剂)再次被纳入(于2017年首次纳入),并且新增了一个适应症—成人重度斑块状银屑病。国内重组人Ⅱ型肿瘤坏死因子受体-抗体融合蛋白主要是国产两家—海正药业(600267.SH)的安佰诺以及正冲刺科创板的三生国健的益赛普。

接着,就在前两天,国内首个阿达木单抗类似物-百奥泰的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商品名:格乐立)也获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适应症与原研Humira在中国已获批的适应症相同,包括成年中重度活动性类风湿关节炎(RA)、成人重度活动性强直性脊柱炎(AS)、成人中重度慢性斑块状银屑病。也就是说,在银屑病治疗领域,将再添一家本土企业。

“目前生物制剂在皮肤病的治疗中逐步受到重视,特别是银屑病,因为这本身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一种皮肤病,并且在中国病人也较多。2019年,多款银屑病生物制剂集中上市,加上个别产品被纳入医保,因此这一年也可以说是中国生物制剂治疗银屑病的元年。”不少皮肤科专家均如此评论称。

银屑病生物制剂更新迭代

《中国银屑病诊疗指南(2018简版)》显示,银屑病是一种遗传与环境共同作用诱发、免疫介导的慢性、复发性、炎症性、系统性疾病,典型临床表现为鳞屑性红斑或斑块,局限或广泛分布,无传染性,治疗困难,常罹患终身。据业界估计,中国银屑病患者约超过600万例,其中一半以上是中重度银屑病患者,大部分患者病程超过10年之久。

在银屑病的治疗上,据长海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顾军教授称,外用药物局部治疗常用于轻度银屑病患者(润肤剂、维生素D3衍生物、维A酸类、糖皮质激素、焦油制剂等),中重度患者的治疗方法一般是采用系统药物治疗(甲氨蝶呤、环孢素、糖皮质激素、维A酸类等),或辅以光疗等物理治疗。另外,在中国中医中药疗法也比较盛行。生物制剂则是最近几年出现的新型疗法,主要用于病情较为严重的中重度患者,特别是关节炎型患者。

治疗银屑病的生物制剂在2010年左右开始在国内上市,经统计,截止目前国内已上市银屑病生物制剂已有六款共涉及近十家企业,包括依那西普(三生国健的益赛普和浙江海正的安佰诺)、强生的英夫利昔单抗、艾伯维的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物有百奥泰的格乐立),以及前述三款最新获批上市的进口单抗。

值得注意的是,依那西普、英夫利昔单抗和阿达木单抗均属于TNF-α抑制剂,也可以视为是第一代治疗银屑病的生物制剂;而今年获批的三款进口单抗则是新一代白介素类抑制剂,不过它们的区别在于针对的是不同类型的白细胞介素(IL)。

其中,强生乌司奴单抗是全球首个全人源“双靶向”白细胞介素12(IL-12)和白细胞介素23(IL-23)抑制剂,而诺华的苏金单抗和礼来的依奇珠单抗则是全人源白介素-17A抑制剂(IL-17A)。银屑病起因复杂,是一系列炎性细胞因子和多条信号通路共同作用的结果。而最新的研究认为,IL-17A是直接参与银屑病炎症产生及疾病进展的核心致病因子,在发病机制中发挥基石作用。

当被问到各类银屑病治疗药物有何疗效区别时,顾军教授在7日礼来的依奇珠单抗上市会上的对记者表示,如果采取非生物制剂(传统系统药物)的治疗方式,那么疗效一般只能达到PASI50标准,个别可以达到PASI75,但极少见;如果用早期的生物制剂如肿瘤坏死因子拮抗剂治疗的话,则往往可以达到PASI75标准;而如果采用苏金单抗、依奇珠单抗这样的白介素-17A抑制剂,那就可以实现PASI90甚至100的结果,也就是说几乎可以完全清除银屑病斑块。“所以,白介素-17A抑制剂的问世提高了银屑病的治疗目标”。他说。

所谓的PASI,即“银屑病面积及严重程度指数”(Psoriasis Area and Severity Index),是国际医学界观察银屑斑块面积及外观,以评估病情的标准。PASI 50即皮肤得到50%改善,PASI100也就是皮肤100%改善。

“简单来说,白介素-17A抑制剂与过去的一些生物制剂相比,靶点更加精确,疗效更加好。”复旦大学皮肤病研究所所长张学军教授告诉财联社记者。

“另外,从安全性上来看,可以说目前国内所有的银屑病系统治疗方法都有很大的副作用,有相当一部分病人不是因为没有效果,而是因为副作用被迫停止治疗。”上海瑞金医院皮肤科主任郑捷教授补充道,“而从目前的证据来看,白介素-17A抑制剂在有效性、安全性以及患者满意度等多个方面都是相对最好的。”

需求或仍受价格制约

虽然生物制剂特别是IL-17A抑制剂的疗效得到皮肤科专家们的普遍认可,但他们同时又担心生物制剂的高昂价格仍将会是影响患者需求的一个重要问题。事实上,尽管第一代生物制剂早已上市,且疗效优于外用药物、化学药或中医药等其他治疗方式,但从过去的情况来看,生物制剂在银屑病治疗中的使用仍有限,究其原因,顾军教授认为还是在于过去可供选择的生物制剂品种不多以及医保支付受限等原因。

“现在的银屑病生物制剂,除了国产的被纳入医保的如益赛普,400元一支,其他的像阿达木单抗、乌司奴单抗都很贵,普通患者难以承受自费治疗,何况银屑病的病程都比较长。去看病的100个银屑病患者中,能有5个可以承受生物制剂那就算是很好了。”张学军教授告诉财联社记者。

“不过随着进口生物制剂的增多,竞争加上各种让利,预计未来价格会逐步下降,如果再能纳入医保,那么经济实力较弱的银屑病患者也就可以用上生物制剂。”他说。据了解,如果使用生物制剂治疗银屑病,一年的治疗费用在5万~8万元之间,且因为病程较长需要长期用药,对于很多患者来说负担沉重。

希望更多药物可进入到医保系统,以让银屑病人享受更多的医保优惠的不止是张学军教授一个人。郑捷教授亦呼吁将银屑病纳入国家慢病管理规范,让银屑病患者享有更多的政策红利。

他表示称,银屑病不仅是一种皮肤病,更是一种系统性疾病。特别是中、重度患者,可罹患高脂血症、糖尿病、代谢综合征、克罗恩病和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等系统性疾病。

“银屑病非常痛苦,和心脏病共病,和脑病共病,和肾病共病,还和代谢综合症,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共病。所以罹患了银屑病的病人的治疗负担是非常大的。现在国家通过一系统政策加强居民慢病保障,减轻了高血压、糖尿病等一些慢病患者的用药负担,不知道同是慢病的银屑病何时也能有这样的待遇。”郑捷教授说。

  本文来源: 财联社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
原创文章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邮箱:80841519@qq.com ),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 富二代精品国产app-f2富二代短视频app-富二代特色视频网站